又见垒球名将陶桦:不论身份如何变化她始终强调一句话

陶桦,按一个又一个周期计算的中国体坛,古早的名字了。她是中国女垒的“三朝元老”和精神领袖,代表中国队参加了1996、2000和2004年3届奥运会,也曾做过国家队教练。垒球在奥运会进进出出,陶桦的身影却一直都在。一辈子干一件事,“眼光要放到更大的舞台上。”这句话,当年陶桦对自己说,如今她对自己的队员说。

陶桦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打排球,初中一年级去上海市少体校考排球专业。不过个子不高,陶桦没有被选中,倒是垒球队的教练陈昭华看中了她。当时陶桦在市北中学就读,学习不错,因而父亲一开始并不同意她去垒球队。后来教练和她爸爸沟通,最终“约法三章”:先让陶桦练半年,如果学习成绩不下降,就继续练。最终,陶桦从排球“跨项”到了垒球,开启了她的垒球人生。

陶桦自认为在垒球道路上走得很顺,成长很快。1986年2月陶桦进体校,还是一名垒球“小白”,而当年11月,她就跟着上海队一块去冬训了。陶桦认为目标很重要,“我就想好好打球,想着先要进入上海队,然后打主力,再进国家青年队、国家队”。

1996年奥运会首次设垒球项目。陶桦在主教练李敏宽的带领下,和小伙伴们齐心协力,获得银牌。之后,陶桦还参加了2000年和2004年奥运会,并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教练员的身份参赛,成为奥运“四朝元老”。

垒球带给过她快乐,但也曾带给她很多痛苦。陶桦的右手小指始终僵硬地弯曲着,这是在备战十运会的训练中,垒球重重地砸在小指上,指头顿时弯了,经过治疗后却至今畸形。

2009年全运会后,陶桦成为上海队的助理教练。2021年全运会后,陶桦担任上海队的主教练。说到从队员到教练的转变、从助理教练到主教练的转变,陶桦已有心得:“当队员的时候,我只要做好训练和比赛就可以了。担任助理教练,主要协助主教练把训练工作做好。担任主教练,管的东西多了。现在我手下只有1个教练,再加1个领队,要管20多个队员,工作量很大。”陶桦现在的做法是依靠核心队员,一起把队伍带起来。

从去年陕西全运后到今年6月,因为疫情,上海垒球队一直在崇明体育训练基地封闭训练,9个月没有比赛。加上包括投手在内的老队员退役,上海队面临挑战。中国垒球联赛的举办为上海队打造了“以赛代练”的平台,提供了与其它球队切磋的机会。此前国内垒球比赛主要有青年锦标赛、锦标赛和冠军杯,一支队伍每年的比赛数量也就20多场。首届中国垒球联赛两个阶段和季后赛,每支队至少要打32场比赛。一年下来,每支队伍的比赛数量至少翻了一倍。集体球类项目,比赛至关重要。陶桦认为垒球项目许多战术、意识、经验都要靠比赛积累。她说:“这几天室外气温非常高,但队员们状态很好。老队员在比赛中起到了表率作用;年轻队员快速积累了经验。队伍通过磨合,适应了比赛强度和节奏。”上海队参加本届中国垒球联赛的共有22名队员,年龄最大的29岁,最小的18岁,有4名队员在备战杭州亚运会。

陶桦说:“我希望在每一个队员心中都种下奥运梦,期望她们能够树立目标,把眼光放到更大的舞台上。”(新民晚报记者 华心怡)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