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赛程、新赛制为了给球员更多上场机会首届中国垒球联赛有多拼

2022年“中国海南芳园国际艺术村”杯中国垒球联赛常规赛第一阶段的比赛继续在浙江省绍兴市棒(垒)球体育文化中心举行。经过第一天4场比赛的较量,9支球队已经有8支亮相,接下来还将进行17天的比赛。2022年中国垒球联赛从赛制、赛程、赛队上有多个创新举措。

中国垒球联赛第一阶段为常规赛,9支球队进行双循环比赛。每支球队分别和其余8支球队打2场比赛,18天内要打16场比赛,所有球队共进行72场比赛。

按照赛程,9支队伍中,每天都有8支队伍亮相,分别在10点、13点、16点、19点进行四场比赛。9天一循环的比赛中,每支球队8天都有比赛,只有1天轮空。按照计划,比赛要进行两个阶段,即有4个循环,每支球队要和其他球队打32场比赛。所有球队完成4个循环后,前4名进入季后赛。季后赛第一轮采用三场二胜制,总决赛采用五场三胜制。

这样,参加首届中国垒球联赛的9支队伍最少打32场比赛,最多打40场比赛。

本着以赛代练,提升水平的目的,中国垒球联赛的赛制也进行了调整。赛制采用“满垒制”,即一开场垒上均有运动员,模拟跑垒、得分的紧张气氛和激烈场面。另一方面,一场比赛至少打满7局,增加球员的场上时间、跑动距离,提高联赛对球员的锻炼价值。

揭幕战上投出联赛第一球的浙江队队员王兰说:“联赛对于我们来说这个联赛是非常好的锻炼机会。我们平时训练很多,但是比赛非常少。只有经常比赛,才能知道球队的缺陷在哪里,才能再后续的训练中进行针对性的补强。”

2021年陕西全运会结束,各队都补充了新鲜血液。球队中的年轻球员较多,需要比赛来磨合,在杭州亚运会延期的空档时间中,“满垒制”和至少打满七局的新赛制为队员们提供更多的上场机会,感受比赛激烈的氛围。

另外,为更好的促进球员流动,首届垒球联赛推出竞赛积分制度,且积分制和后续的全运会参赛资格挂钩。

一方面出台了《垒球竞赛积分管理办法》,提出新的积分规则。运动员参加联赛获得的积分,会按照规则分配给各单位。另外,省队之间运动员的流动,解决了运动员注册后无法流动的问题,避免运动员“打不上球”、球队“无人可用”的情况。

另一方面是国家队队员以“国家队俱乐部”的形式参赛,并以“浙江绍兴古越龙山鉴湖女侠队”的名称参赛。为保证国家队的所有队员有更多的上场机会。

宣布首届中国垒球联赛开幕的中国垒球协会主席杨旭表示,中国垒球联赛的目标就是要让国内高层次运动员有更多比赛得到锻炼,需要有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优秀运动员的培养,加快垒球赛事的市场化。

垒球运动竞赛规则50

b.快式:含一名指定球员者:除如上述a项之位置名称外,另增加一名指定球员。

g.指定之防守球员,必须列於打击顺序名单之最後一位 (第十位) ,提交裁判

a.特殊球员:英文缩写为EP任何球队均可采用,但必须在比赛开始前将其姓名登记在打击顺序之名单中,直到比赛结束,否则被判夺权比赛

c.采用特殊球员则必须有11位球员打击,及10位球员防守,防守位置可以任意更换,但是打击顺序不变。

d.在比赛中任何替补员在任何时间,均可为特殊球员代打或代跑,但必须以未曾上场之球员为限。

除指定球员(快式 )或特殊球员(慢式)之球员外,任何首任上场球员,均可以再上场一次,但其打击顺序不变。

6.首任球员必须於赛前的会商中,经司球裁判及教练的查检与证实始确定之。抄写在正式记录表上的姓名必须於该会中提出。总之,由於受伤或疾病时,可以在此时更改。更改後的打击顺序中之球员为首任球员并得以再上场。且於该会中被更改者,得以当替补员上场比赛。

a.欲替补球员时,球队的教练或代表应事先告知司球裁判,司球裁判於次一投球之前转告正式记录员。若违规替补在次一投球之前,自己发现并更正,则无罚则,且该行为变成合法。若投手已投球(包括违规),则违规替补即成立。

(1)违规球员正在打击中被发现时,则取消该员资格其他跑垒员的进垒均有效替补员继承其投球数。

(2)若违规球员已完成打击但投手尚未向次位击球员投球之前,被发现时,则取消该员资格且判其出局,该员之安打、失误、四坏、阻碍等因跑垒员之进垒为无效。

完成打击且投手已向次位击球员投球之後被发现时,则取消该员资格,且其间之所有进垒均有效。

(1)若违规球员完成防守行为,且投手尚未投出次一球之前被发现时,则取消该员资格,且进攻队得以选择维持原状或返原该球前之状况。

罚则:违规後再上场比赛之任何球员及上场名单上登记之教练或指导,均应被判驱逐离场。

d.首任上场名单上的球员,可以列入多位替补员,但是被替补退场之後,就不能再上场比赛。首任球员可以再度上场一次,但是第二次被替补退场,就不得再度上场比赛。再度上场之球员可以担任任何防守位置,但其打击顺序仍然不变。

又见垒球名将陶桦:不论身份如何变化她始终强调一句话

陶桦,按一个又一个周期计算的中国体坛,古早的名字了。她是中国女垒的“三朝元老”和精神领袖,代表中国队参加了1996、2000和2004年3届奥运会,也曾做过国家队教练。垒球在奥运会进进出出,陶桦的身影却一直都在。一辈子干一件事,“眼光要放到更大的舞台上。”这句话,当年陶桦对自己说,如今她对自己的队员说。

陶桦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打排球,初中一年级去上海市少体校考排球专业。不过个子不高,陶桦没有被选中,倒是垒球队的教练陈昭华看中了她。当时陶桦在市北中学就读,学习不错,因而父亲一开始并不同意她去垒球队。后来教练和她爸爸沟通,最终“约法三章”:先让陶桦练半年,如果学习成绩不下降,就继续练。最终,陶桦从排球“跨项”到了垒球,开启了她的垒球人生。

陶桦自认为在垒球道路上走得很顺,成长很快。1986年2月陶桦进体校,还是一名垒球“小白”,而当年11月,她就跟着上海队一块去冬训了。陶桦认为目标很重要,“我就想好好打球,想着先要进入上海队,然后打主力,再进国家青年队、国家队”。

1996年奥运会首次设垒球项目。陶桦在主教练李敏宽的带领下,和小伙伴们齐心协力,获得银牌。之后,陶桦还参加了2000年和2004年奥运会,并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教练员的身份参赛,成为奥运“四朝元老”。

垒球带给过她快乐,但也曾带给她很多痛苦。陶桦的右手小指始终僵硬地弯曲着,这是在备战十运会的训练中,垒球重重地砸在小指上,指头顿时弯了,经过治疗后却至今畸形。

2009年全运会后,陶桦成为上海队的助理教练。2021年全运会后,陶桦担任上海队的主教练。说到从队员到教练的转变、从助理教练到主教练的转变,陶桦已有心得:“当队员的时候,我只要做好训练和比赛就可以了。担任助理教练,主要协助主教练把训练工作做好。担任主教练,管的东西多了。现在我手下只有1个教练,再加1个领队,要管20多个队员,工作量很大。”陶桦现在的做法是依靠核心队员,一起把队伍带起来。

从去年陕西全运后到今年6月,因为疫情,上海垒球队一直在崇明体育训练基地封闭训练,9个月没有比赛。加上包括投手在内的老队员退役,上海队面临挑战。中国垒球联赛的举办为上海队打造了“以赛代练”的平台,提供了与其它球队切磋的机会。此前国内垒球比赛主要有青年锦标赛、锦标赛和冠军杯,一支队伍每年的比赛数量也就20多场。首届中国垒球联赛两个阶段和季后赛,每支队至少要打32场比赛。一年下来,每支队伍的比赛数量至少翻了一倍。集体球类项目,比赛至关重要。陶桦认为垒球项目许多战术、意识、经验都要靠比赛积累。她说:“这几天室外气温非常高,但队员们状态很好。老队员在比赛中起到了表率作用;年轻队员快速积累了经验。队伍通过磨合,适应了比赛强度和节奏。”上海队参加本届中国垒球联赛的共有22名队员,年龄最大的29岁,最小的18岁,有4名队员在备战杭州亚运会。

陶桦说:“我希望在每一个队员心中都种下奥运梦,期望她们能够树立目标,把眼光放到更大的舞台上。”(新民晚报记者 华心怡)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