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猫带领日本高中最烂棒球队强势挺进甲子园众伙伴努力为猫而战

我们总说猫咪总有一种特殊的能量,它们神秘且高冷,有的时候却也会给我们带来意不到的好运,各位铲屎官以为的橘猫,是只会吃的肥猪,但喜猫今天要介绍的这只大橘,可被号称为幸运天使!

在日本有一座高中,他们学校的棒球队被号称为全日本最烂的棒球队,整个队的队员连做梦都想进甲子园。先给大家普及一下甲子园,这是日本每一所高中棒球校队都想去的白月光。

然而这支棒球队被称为是日本史上水平最低的队伍,他们去甲子园参赛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甚至在春季北海道大会地区的预选赛中就节节败退。

不过在夏季甲子园大赛时,他们竟然硬生生的挤进了第2轮赛事,全队的协调能力大幅度上提升,每个人都仿佛得了buff的加持。

所有人都惊讶于短短几个月内他们的进步,除了分析队员的努力,教练的战略以外,还有一只猫咪进入了大家的视野。

这只橘猫是一只校园的流浪猫,是棒球队中的一个队员最先捡到的。这只橘猫被称为是幸运的来访者。

猫咪出现在5月,那个时候因为春季甲子园刚被淘汰,所以所有的队员的情绪都非常低落,橘猫就是这个适合偷偷进入了大家的视野。

因为橘猫实在太可爱了,所以队员们每天都会去给小橘猫投喂食物。而大橘每天都会在校园里散步,闲时也会经常去棒球场地看队员们训练,好像在一旁加油鼓劲似的。

之后大家向校长申请,在校长的许可之下,橘猫被正式收编,成了棒球队的队猫,幸运的猫咪,也一下子拥有了几十名铲屎官。

当橘猫加入了队伍之后,所有的队员才明白了时来运转这个词,这支处于全日本最底层的队伍,状态竟然稳步上升。

在南北海道大赛中,逆风翻盘,大获全胜,整个队员仿佛就像脱胎换骨一样,特别是最先发现猫咪的棒球队王牌队员,似乎是得到了猫咪的神助一般,在比赛中扔出了一个高速球。

这只原来不被任何人看好的队伍,全员的努力之下,(当然我觉得还包括那只收编的大橘),硬是一路过关斩将,挺进了甲子园的赛场。

在休息期间,大家都会看到十分神奇的一幕,一群队员正对着手机祈祷,而屏幕上正是那只对猫,除了他们的勤奋训练,相信也有大橘加持的功劳吧。

这只在预选赛就打包回家的队伍,竟然一路闯到了决赛,虽然最后以3:4的微弱差距,输给了另一所高校,但是对于所有的队员来说这已经是飞跃性的进步了。

他们表示会好好照顾熊猫,明年再次卷土重来。除了多加训练之外,也会多拜拜猫神的。

虽然他们并没有站到最后,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光是来到甲子园都已经算是一个逆风翻盘的奇迹了,很多报纸媒体也纷纷报道了这只神奇的猫咪。

虽然我们都是唯物论者,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多没有办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有的时候我们做出的一个小小善举,说不定就能在冥冥之中改变我们的一生。

就像在收养这只小野猫之前,这群可爱的高中生应该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也能够站在甲子园的赛场。

与其说是橘猫给大家的力量,不如说是自己给自己带来的感动,他们的胜利和自身的努力息息相关。当然我也相信,这也少不了橘猫的鼓励和支持。

去年夏天日本女子棒球100年来首次进入甲子园…

2021年8月23日,也就是去年夏天,甲子园里举办了一场有着时代意义的比赛——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次比赛是女子棒球比赛第一次进入甲子园。这座于1924年就建成启用的棒球场,终于在近百年之后,首次迎来了女性棒球手的身影。

获得决赛资格的两支队伍分别是神戸弘陵和高知中央。开球手是现年84岁的高桥町子,她是推动1997年女子棒球赛的运动员之一。

网上的比赛视频里,选手们一直面带笑容。网友们也夸这些女选手们有活力,帅气又可爱。只可惜由于疫情影响,观众席上只有队友在加油助威,少了点过往甲子园比赛此起彼伏、热烈应援的气氛。

最终决赛以神戸弘陵VS高知中央 4 : 0的比分告终,神戸弘陵时隔5年在甲子园神圣的赛场上获得了第二次冠军。而高知中央作为刚刚成立三年的队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冲到亚军,也算得上虽败犹荣。

这一届的高中女子棒球赛最终能够在甲子园举办决赛,背后的原因其实很多,有主办方全国高中女子硬式棒球联盟一直以来的努力,有国际社会倡导体育男女平等的时代背景,更重要的是,有所有女性球员那份完全不逊于男性球员的热忱和梦想。

如果你想知道,拥有梦想是什么样的感觉,你会在鹿沼高中唯一一位女性棒球球员木村百伽身上找到答案。

木村百伽小学三年级开始正式接触棒球,初中时获得过栃木县中学软式棒球比赛的冠军,她称得上是有天赋也有实力的选手。

但鹿沼高中跟其他的日本高中一样,硬式棒球社的女生几乎都是负责处理杂务的经理,而非正式球员。

棒球这项运动并不限制性别,但是棒球比赛会。在看本文之前,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每年的甲子园高中生棒球选拔赛几乎都默认是男队,不见女队身影。

也就是说,对于棒球运动有热爱也有实力的木村百伽,似乎面临着放弃它的选择。出乎意料的是,即便是不能参加比赛,她也选择以球员身份入社,成为了万绿丛中一点红。

木村百伽说:“我非常喜欢棒球,所以我不想放弃,可能正式比赛我无法参加,但是一些练习赛我还是可以上场的。因为对于我来说就算,只能参加练习赛也是非常重要的人生经历。所以,我会把每一场练习赛当做正式比赛一样去看待的。”

所以,女孩子真的不能参加棒球比赛吗?答案是能,只不过女性球员有女性球员自己的比赛,和男队比赛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而木村百伽的梦想远不止棒球冠军这么简单,她想要作为女性站上甲子园的赛场,把女性棒球比赛带入主流视野。

日本人将棒球视为“国球”,这当然不只是一个名词而已。据统计,NPB(日本职棒)一赛季的现场观战人次达2400万人,居世界第二,仅次于同为职棒赛事的MLB。而创立于1915年的夏甲子园(全国高等学校野球选手权大会),至今已经有101年的历史了,也是日本高中全国大赛的鼻祖。

夏季甲子园比赛历史悠久,含金量高。但是日本的女子棒球赛却还是相当年轻,在过去并不被允许进入甲子园进行比赛。集齐了“体育+日本”两个厌女多发地,女性要在棒球场上有一席之地真的想想就困难,但是这么多年一代代人的坚持,总算能有成果了。

日本高中棒球联盟秘书长的竹中雅彦在2001年担任了秘书长一职。他对棒球世界的未来有强烈的危机感,包括球员数量的减少。他在日本高中棒球协会和甲子园体育场的会议结束时发表了意见:“我个人认为,女子决赛可以与男子决赛在同一天举行。”

去年夏天,站上甲子园的女棒球选手,只有两支队伍的数量,但是她们却代表着木村百伽和过往所有的女棒球手实现了梦想。

这次比赛,对于日本的女子棒球有着时代意义,对于甲子园也同样有着时代意义。